护照。出生证明。珍藏的照片。家人。朋友。宠物。

许多人在受到威胁被迫离开家园和社区时,都被迫抛下以上甚至更多。 但无论抛下什么,无论走到哪里,他们都随身携带几样类似的资产:

技能。
才干。
抱负。

遗憾的是,许多人发现,当他们试图定居在一个新社区并恢复生活时,此时最需要的这三大资产却几乎无法派上用场。无论是禁止难民工作的管制性法律,还是语言和文化障碍,都使他们很难赚取收入,难民们必须设法渡过的另一场灾难是深陷困境的生活。

地位贬低。
意志消沉。
非人待遇。

他们不是唯一受其影响的人,也包括当地居民。因为当难民能够工作时,他们将需要更少的福利,并且有钱在当地消费。他们会创立企业并雇用他人。他们的挫败感更少,更愿意融入新社区。

然而,如果他们利用自己的技能、才干和抱负在东道国和社区争取原本已经稀缺的工作和机会,那么当地居民会感觉受到威胁。

这种情况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生,不论欧洲、非洲还是难民聚集的其他任何地方。但是,当他们能够发展技能、施展才干和实现抱负时,他们的家庭和社区就能繁荣发展。

如何让每个人受益

为支持国际救援委员会 (IRC) 在肯尼亚的内罗毕开展救助计划,宜家基金会 (IKEA Foundation) 提供了 500 万欧元的资助。

肯尼亚是当今世界第十大难民收容国,有近 50 万难民。IRC 的职责是应对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并帮助个人恢复生活,他们正努力改善居住在内罗毕非正式住区的难民和年轻肯尼亚人的生活,帮助他们通过针对每个人的需求量身定制的灵活培训和就业计划来获得更高的收入。

通过提供商业技能培训、创业资金、学徒计划以及与当地雇主的联系,IRC 正在帮助成千上万的弱势群体获得更加美好的未来。

正在参加职业培训的难民 Patience

当 Patience 还是婴儿时,她的父母在刚果的残酷内战中被杀害,她的一只手也被砍断。一个陌生人从路边捡到她,救了她的命,带她去卢旺达,并且收养了她。但是,当她十几岁时,养母也去世了,她被赶出了家门。最终她来到了内罗毕。

现年 21 岁的 Patience正在通过 IRC 计划参与摄影和摄像方面的职业培训。刚开始接受培训时,她很担心,甚至不知道怎么用一只手拿相机。尽管如此,她还是谨记养母给她的教诲,对自己要有信心,她现在进步很快。

她说,“我梦想成为一名记者,揭露疾病和社区问题。”

除了参加培训,她还开展了一个她称为“我能”的项目来接触其他残疾人。

肯尼亚当地企业家 Lispher

25 岁的 Lispher 来自肯尼亚的一个村庄,与农村地区的许多年轻人一样,她寻找工作时困难重重。“村子里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来源,”她说。“所以,我来到内罗毕找工作。”

她最后在胡鲁马定居,这是内罗毕的一个贫穷的非正式住区,几乎没有经济机会,而且人口众多。当她第一次发现 IRC 时,她向委员会寻求餐饮和食品服务方面的职业培训。之后,她参加了他们的创业计划。

现在,Lispher 自豪地拥有着一家叫 Sunlight Hotel 的小餐馆。她的生活已经从“坐在家里没有任何事情可做”转变为管理着手下的两名员工。她正在攒钱并计划买块地,这样她就可以盖一栋房子并开第二家餐馆,从而能够雇用更多的人。

同样的故事随处可见

Alexander Betts 是“肯尼亚难民经济”研究的作者之一,他表示:“尽管存在法律障碍,但肯尼亚的难民正在努力工作,为国民经济做出贡献。在内罗毕,大约一半的索马里和刚果难民都有工作。但是他们的收入低于肯尼亚人,而且还面临着其他障碍,包括被迫支付额外的税收和贿赂。

“难民往往具有创新意识和创业精神;许多人都经营着小生意,无论是美发、服装定制还是经营网吧,有时还雇用肯尼亚人。但问题是,只有不到 10% 的人拥有银行账户,并且大多数人无法获得贷款。他们的资金主要来自家人或朋友的汇款。

“在肯尼亚以及其他地方,我们需要采取更多措施以鼓励难民参与经济。我们的研究表明,工作、教育和获取资金的权利是城市难民能否取得发展或生存下来的关键决定因素。 如果我们创造有利的环境,那么难民完全不必依赖他人,他们可以自给自足,并为社区做出贡献。”